writeas楚晚宁惩罚(writeas楚晚宁墨燃)

可今年,楚晚宁实在没有力气跪上一整天。他本就感染了风寒发着烧,还几乎一天没有进食,几个时辰之后楚晚宁就坚持不住晕过去了。

再醒过来的时候是被墨燃用凉水浇醒的。

“本座让你跪着赎罪,你听不懂吗?谁让你停下来的?”说着墨燃把楚晚宁从地上拎起来,又让他跪在地上。没过多久,楚晚宁又晕过去了。再被浇醒。如此反复几次,楚晚宁的身体早已承受不住,又像是那年在地牢的感觉,冷入骨髓,最后彻彻底底变成由内而外的冷。

“墨燃,我……我明天再来跪好不好,我今天真的没有力气。”楚晚宁蜷缩在地上小声哀求道。

“明天?明天是师昧的忌日吗?你就是天天跪都赎不了你的罪。今天,你必须给我跪够一整天!”

最后,楚晚宁的双手被吊在房梁上。双手渐渐麻木,身体也因为更加严重的高烧而发抖,楚晚宁没有再哀求一句,因为他知道,师昧忌日这一天,墨燃对他不会有丝毫怜惜。

楚晚宁又一次晕过去之前听见墨燃说:“楚晚宁,你怎么不去替师昧死?为什么你见死不救,为什么师昧死了你还活着?”是啊,为什么他还活着呢?这些年墨燃给的折磨还少吗?他爱墨燃,可是爱的人爱着别人,又恨极了自己,谁的心又能不寒呢?早已千疮百孔的心终于还是彻底死去了。

楚晚宁昏迷的时候梦见了墨燃和师昧生活在一起,墨燃很开心,他对师昧很温柔。梦里没他,楚晚宁想,或许这才是墨燃该有的生活吧,师昧回来,墨燃不再恨了,这天下百姓也能好过些,而他,楚晚宁,从小到大都是多余那个,更可恨的是,这个多余的人竟然没意识到自己的多余,还恬不知耻的苟活着。

他挣扎醒过来,问墨燃:“墨燃,你很希望师昧回来吧?

“你说呢,楚晚宁?你说呢!我做梦都想师昧回来,回来再对我笑一笑,再给我做一碗抄手,可这一切不是都被你毁了吗?他再也不会对我笑了,我再也吃不到抄手了。”墨燃越说越生气,越说越痛恨。抬手给了楚晚宁一个耳光。

墨燃的耳光楚晚宁早已习惯了,可墨燃的话却又一次刺痛了他。

第二天墨燃把楚晚宁带回红莲水榭。楚晚宁喝了太医熬的药,总算能下床。他把所有人都支了出去,自己在大殿画上了禁术。之所以被称为禁术,是因为#个以一人魂飞魄散为代价的法术,成功的可能也是小之又小。楚晚宁想还墨燃一个师昧,便舍弃了自己来生,舍弃了与他来生相爱相知的可能。

墨燃,师尊还你师昧。如此,就请你放过你自己吧。

血液一滴滴融入法阵,魂魄一点点被撕裂甚至消散。

墨燃来到红莲水榭见到的就是以鲜血开始的法阵和脸色惨白的楚晚宁。

“楚晚宁,你干什么!给本座停下!”

楚晚宁没有反应。墨燃阻止不了楚晚宁,这个阵法一旦开启直到结束,谁都无法进入。

“晚宁,你停下,求求你,停下。”

“晚宁,你想要什么你和我说好不好。你停下啊,求求你停下啊!”

“楚晚宁,你要是再不停下,我就杀了薛蒙,你不是在乎他吗?那你就赶快停下!”

楚晚宁都听到了,第一次听到墨燃这样和他说话,其实很开心,可惜啊,以后没机会了。

终于,血液流干了,阵法成功了。或许是因为楚晚宁的意念强烈,未散的魂魄能让墨燃看到。

“墨燃.……师昧要回来了,师尊把师昧还给你了。你要好好待他,也要好好待你自己。还有,别再为难天下百姓了。

“墨燃,是师尊错了。这一次,希望师尊做的是对的。”

他想再摸一摸墨燃,可魂魄如何能碰到实体。终于,楚晚宁的魂魄散了。

这浩荡的天地间再无楚晚宁,哪怕是轮回后的楚晚宁也没有,消失的干干净净,就像从未来过一般。

墨燃亲眼看着楚晚宁的魂魄消散。他说什么?师昧要回来了?他应该高兴的,可是,怎么就哭了呢?踏仙君怎么能哭呢?墨燃往前走,搂住了楚晚宁的尸身。或许是法阵的余力,他看到了楚晚宁的记忆。

抄手是楚晚宁包的,结界是双生的……

不可能!不可能!怎么可能!

楚晚宁,你怎么这么自以为是,你凭什么不告诉我啊!晚宁,师尊,我错了,你回来好不好?你回来啊!

可是,这世上再无楚晚宁了………

点击播放下方视频,获取100个网络创业项目,

打造每月被动收入8000的副业项目。

添加微信:80709525  备注:创业项目学习群(请一定填写备注,不备注不通过)我拉你进直播课程学习群,每周135晚上都是有实战干货的创业项目推广技术课程免费分享!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umedu.com/faq/247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