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分享 加入小组

19个成员 20个话题 创建时间:2015-06-10

创业众生相:互联网加持下,被放大无数倍的野心、失败与梦

发表于2017-04-06 2162次查看

2015年,“大众创业、万众创新”进入政府工作报告。

在中国,创业的能量被激发,创业的文化正在生根发芽,野心和梦想不再需要“关系、背景”的束缚,创业,正成为年轻人实现人生价值的另一种选择。

有媒体统计,每7分钟就有一个创业公司诞生,致富的传奇故事在大街小巷流传。一个由互联网、技术和4.15亿“千禧一代”的消费选择推动的新经济蓬勃兴起。

你好,中国创客。

两年前,移动互联网大潮席卷全国,“互联网+”带来的轻资产、低成本模式成就了越来越多的可能性,勃勃“野心”与一夜暴富的故事,激励着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投身创业大潮。

目前,中国已成为全球第二大创投聚集地,仅次于美国。2016年度,天使基金、创投机构总量接近3000家,投资总额近千亿美元。创业一词就像马良手中的毛笔,似乎每一个经过它加持的项目,都可以获得新生。

草根创业者在那个历史的时刻入场,成为“风口的猪”,也经历了“风停了”,有人遍体鳞伤、黯然离场,有人乘风破浪、成就荣耀。

“风口上的猪”

喝一杯咖啡,这是猿圈CEO郑萌2014年底拿到200万元天使投资花费的时间。他的项目是让应聘者在线答题,借此帮助互联网企业测评程序员的水平,提高招聘效率。

在互联网+企业遍地开花的岁月里,用人招聘是必然需求,猿圈很快有了4000多家企业客户,近50万人次在线答题的成绩。期间,郑萌完成了天使轮融资,还收购了一家IDG投资的竞品,扩充营销团队,市场占有率做到了近80%。

那段时间,短时间内拿到融资的情况并不罕见。在杭州,一个名为“空格”的app上线仅仅60天,就宣布完成A轮1亿元人民币融资,而在产品未上线时,便已获得数百万美元的天使融资。

创业浪潮兴起的2015年,被人们称为创业元年。随着“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以下简称“双创”)持续推进,一个由技术、互联网和4.15亿“千禧一代”的消费选择推动的新经济蓬勃兴起。年轻人不再向往朝九晚五的“铁饭碗”,创业成为改变人生的另一种选择。

公开资料显示,全国新增企业数量快速增长。2014年至2016年间,平均每天新增企业约1万家。独角兽企业(注:估值超过10亿美元的创业公司)数量增幅为139.4%,7年来猛增30倍,95%隶属互联网+相关行业。

“只要站在风口,猪都能飞起来”,互联网行业大热之时,雷军的名言如圣经般指引着创业者前赴后继,入场创业似乎成为唯一正确的选择。

寒冬

寒冬很快在2016年到来,郑萌眼见身边那些会讲故事的“神话”们起高楼宴宾客,如今楼塌了。

据统计,2016年上半年,中国股权投资基金的投资案例数量出现断崖式的下跌,同比减少超过30%。有人以此认为,融资难、估值下降的资本寒冬到来。

事实上,投资总金额仅是略有下滑,基本持平,说明单笔投资金额在扩大。风口不再,取而代之的是投资机构更为冷静的投资逻辑和对创业公司盈利能力的反复拷问。

死亡名单每天都在更新。2016年初,张华的公司成为其中之一。

三年前,张华所在的某亿级用户量APP的产品团队,出走投身海淘平台。“身边的人都在创业,留下来被看做丢人的选择”,于是张华加入了创业者大军。

适逢阿里巴巴、京东等“高富帅”纷纷开通海外购频道,洋码头、小红书等生力军崭露头角。

张华清楚记得,在他们最艰难的时候,市场上有近百个同质化产品。他们尝试做过社区、转型过物流,张华一人身兼数职,常常带着电脑去仓库盘点,累了就坐在地上写方案,希望找到个能找到钱的点子,创始人拿出了家里的老本还是没能撑过寒冬。

张华离开时没能拿到创业时写在合同里的期权,“因为账上确实一分钱没有了”,他也才发现创业的生活方式不适合自己,于是谋了一份职,继续做他擅长的产品研发,他的自媒体恢复了运营,也有时间旅行了。

几乎相同的场景,发生在王涛的身上,他的创业本就开始于老领导的劝说:再不创业就老了。

身为联合创始人的王涛,最后一次在咖啡馆里和创始人推心置腹,他说出了憋在心里许久的话:所有的失败,都是可以预见的。

他们的团队出走创业时万众瞩目,项目未出便引来铺天盖地的报道,“外界期待太高了,没想明白做什么就上路了”。几个决策人一拍脑门决定做咨询分发,便立了项,而当产品面市时,同类竞品已经遍地开花。

山西青年创业导师团首席导师王建中接受媒体采访时称,一些创业者失败的真正原因并不是因为资金,而是本身的创业项目缺乏增长能力。

在他看来,创业者必须具有敏锐的观察力,有发现商机的能力,要清楚地知道为什么创业,要对自己的创业项目有系统的思考,对自己的产品定位、商业模式、赢利模式有清楚的认识。

创业就像急速升降的过山车,将无力抓紧的乘客甩下谷底。据界面新闻不完全统计,2016年全年倒闭、停业的创业公司近400家。

郑萌本以为一切会顺风顺水下去,资本寒冬本不该影响技术导向的猿圈,但唇亡齿寒,很多公司不再招聘,他也就不再被需要,郑萌裁掉了营销团队,蓄力过冬。

向死而生

那些令人惋惜的失败,和当初铺天盖地的成功一样,很快淡出人们的视野。留下来的人甚至没有时间去舔一舔伤口,要活下去就必须向死而生。

2016年的平安夜,顾不上什么节日气氛,eyenurse创始人谭国凯眼里只剩下他的智能护眼笔发售倒计时,顺利面市就是最大的礼物。

原计划在十月份推出的产品,轻易就被意想不到的麻烦击倒了,北京寒冷干燥的天气让在深圳生产的机器“水土不服”:静电带来的麻烦,多数智能硬件团队都踩过这个坑。

谭国凯跑到中关村去买零件,几个工程师在实验室度过了平安夜。那一晚,谭国凯真正体会到了自己创立“来创业吧”的口号“创业路上不再孤独”,来创业吧是他在2015年投入的一个创业者社群,一个没有植入任何商业模式的创业者资源共享平台,那时的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有一天会搞起了护眼智能硬件。 从小就总想做一件改变世界的事情,但世界不会那么容易被改变,谭国凯尝试过排队系统、停车应用、石墨烯充电等等,每当他看到商机的时候,其实已经是商机没了的时候。

他发现,改变自己才最重要,由于长期加班熬夜过度用眼,他的眼睛每天下午四五点钟准时会干涩疼痛。谭国凯一开始想先把自己的问题解决了,于是立刻把工程师叫过来商量,为自己写了一个提醒自己让眼睛休息的APP,就是如今eyenurse的雏形。

APP上线后用户量猛增,谭国凯嗅到了商机,除了提醒眼睛休息,还得有办法修复已产生的疲劳。谭国凯一咬牙,做起了智能硬件,那都是硬投入,很多投资界的朋友都很惊讶。 如今,两个月时间已经线下进店140家,线上线下销售近两万台,令谭国凯不敢相信的是,在他自己都没太多的时间去思考融资的情况下,PreA轮1000万来了。

创业就像打开一个魔盒,永远不知里面藏着的,是荣耀还是落魄。有的时候,为了达到顶端,创业者要无数次失落和煎熬。

杨骏骅早就习惯于此,2010年他放弃分房分车的稳定工作、下海经商时就做好了准备。

创业七年,杨骏骅一手将婚庆公司做成婚庆服务软件,到如今,幻熊科技已是业内最大的婚嫁垂直信息化解决方案服务商。

一路上, 互联网+、O2O、共享经济一波波投资热,不少竞争对手转战婚礼O2O快速膨胀,杨骏骅看在眼里却不以为意,他更多的是想着自己的生意。

当资本市场补贴C端烧钱模式终于无以为继的时候,为B端服务的企业一度被看好,资本终于从流量中清醒,回到营收的本质上。2015年中旬,幻熊科技拿到大众点评的投资和战略合作意向,这才是杨骏骅想要等的,融资被推上日程。

临门一脚时,10月8日美团大众点评宣布合并了,所有投资停摆,杨骏骅只能等,为了以示虔诚,他开始吃素,“这对像我这样的胖子而言,绝对是莫大的虔诚了”,杨骏骅哈哈大笑。

吃素91天后,杨骏骅真的拿到了数千万元人民币的投资,成为美团大众点评磨合期里唯一一笔资本运作。

杨骏骅把公司搬到了一层2000平的办公区,员工扩招到80人。“也不知道这91天究竟发生了什么,就觉得自己太渺小了”,那一天,杨骏骅狠狠地吃了一顿肉。

逆风入场

相比于顺风飞行的疯狂,逆风前行者更加冷静理性。

蓄力过冬的郑萌在寻找下一片蓝海,他的手机里仍放着几年前无聊时编的AI程序,这是他的兴趣所在。“人工智能”四个字无疑是2016年最流行的创业标签,也是最热门的投资领域之一。

李开复说,十年后世界上90%的工作都会被人工智能所取代。然而,郑萌却显得格外谨慎。

“双创”以来,创业项目井喷,同质化严重,淘汰成为必然。

技术男郑萌不打算投身AI “这很可能又是一波美丽的故事”,他推了推眼镜儿,啃起了他的午饭——一个猪蹄儿。

一大早,一身运动装打扮的大龙宽,带着行李箱赶到办公室,几个小时后,他要坐飞机去古巴参加雪茄节,这是大龙宽的工作常态——旅行即是工作。

一年前,他是全国十大出境旅行批发商的董事长,“从一个传统的旅游业者,奔跑着扒光了衣服,砸碎了自己,重生过来后拥抱互联网”,如今大龙宽的身份是一个出境旅行定制平台——不跟团旅行定制网的CEO。

重新成为创业者,大龙宽惊异于自己的变化:他开始习惯去思考怎么让别人听得懂。

为了让大家真正地理解定制旅行,他自己上阵,“没有谁比我更明白想要的定制是什么,所以我自己先走一遍”。

4月末,他将带队去新西兰,亲自从新西兰南岛的冰川上敲下了一块儿天然冰,品一杯当时当刻的蓝冰威士忌,这是他特别定制的一个旅行环节,带着强烈的个人风格,而且没有人这样玩过。

基本上都是旅行市场上没有人玩过的项目,这就是大龙宽的思路。比如去日本吃遍百年老店、去德国体验专业狩猎玩法、去世界尽头——塔斯马尼亚寻找最新鲜食材等等。虽然费用略高于传统旅行,但不跟团却在低迷的旅行行业逆势增长。

很多人问大龙宽,为什么逆风入场。在他看来,互联网投资虽然遇冷了,但定制旅行仍然是一片蓝海,因为消费升级,消费需求在个性化。

远在1300公里之外的杭州,邵悦转战互联网定制游的规模要小得多,她和另外两个合伙人在氪空间创业孵化器里租了一个办公区,专做非物质文化遗产旅游。如今,欧拉旅游刚刚成立半年,承接了20几个团,已经实现自我造血,“数据流量对我们没有太大意义”。

寻找蓝海,几乎是逆风入场的创业者们唯一的选择。

2016年,网约车在共享出行领域热闹了前半场之后,共享单车突然脱颖而出,成为新的资本宠儿。如果说2015属于O2O,那么2016则属于B2B,即便资本趋冷,TO B领域依旧保持令人惊叹的升温趋势。

2016年3月份,赵德鹏一个人拎着箱子,带着20万回国创办梨涡,致力于打造闲奢B2B跨境供应链。在日本旅居十几年的他一直在日本从事电商生意,他意识到,在中国,闲置奢侈品交易还是一个空白,他给了自己一年的时间,看看能不能把日本的闲奢电商经验在国内复制,如今离他给自己的最后期限还有两个月。

和大多数创业新手相比,陈敛是幸运的,他很快找到了商业模式。2015年,陈敛在参加一次知乎上的原创作者公开发起的原创维权代理竞拍行动时看到了商机:陈敛花120块钱买下了一篇文章的版权,和朋友们一起找到侵权公众号,要回了千把块。这一年10月,陈敛从阿里巴巴辞职,在出租屋里做起了维权骑士。

周遭经历寒冬之时,陈敛却在赞誉和质疑声中成长,常常有作者给他们寄礼物甚至专程来看他们,项目的名字是作者帮起的,第一份协议是法律行业大V免费起草的。另一面,诸多公众号却认为维权骑士是流氓行为,举报侵权的标准太过于随便,常常冤枉好人。

如今,陈敛已经拿到两轮融资,团队发展到20个人,再不像第一次见到几百万时慌张得不知道怎么花好。

对于陈敛来说,创业像是一场修行,无论寒冬与否,真正的创业者将继续前行。

发表回复
你还没有登录,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