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营销 加入小组

22个成员 167个话题 创建时间:2017-07-07

把握互联网的某个节点,引爆网络营销的未来。

发表于16天前 95次查看

把握互联网的节点

 

在没有互联网之前,无论大到一个国家,还是小到一个村子,都是一个 大型的自然网络,哪怕是在过去的国家层面上,也是一个自然网络,都没有构成像现在这样的互联网。

过去自然网络最明显的是人们以单位为特征组成的。比如你在市东郊的纺织厂,那么,可能你和东郊其他厂子就不太能联络上,跟西郊、北郊的就更没有多少关系了。如果你有一个亲戚在东郊、西郊或北郊其他厂子,这些地方就可能会与你组成一个关系,继而就组成了一个网络。由此引申,整个国家都是由更加庞大而复杂的人际网络组成的。

过去,虽然我们说是强联系,但人和人之间构建的实际上是松散的社会。 其实,在互联网时代,人与人之间关系的交往比我们过去所想象的还要紧密, 虽然网络很大。这个时代,弱联系将过去的自然网络人脉全都打破了。所以, 靠“圈子”和“人脉”的那个时代已经过去了。因此,“酒香不怕巷子深”、 “是金子总会发光”的规则也会真正有可能实现。
在马尔科姆•格拉德韦尔(Malcolm Gladwell)所著的2002年度畅销书 《引爆点》(中提出了“个別人物法则”(The Law of the Few),意思是说,如果你能接触并影响社会中少数具有影响力的人,便可通过他们影响数百、数千甚至数百万的人。十年来,诸多市场营销活动都在着重寻找这些“有影响力的人”,并向他们散播信息。

“有影响力的人”之所以受到重视,是因为我们所希望的世界运行的方式与实际情况并不一致。如果这些有影响力的人确实存在,那么市场营销就会变得相对容易。然而,最近的研究表明,可个人都很难影响其他多数人。 即使“有影响力的人”占人口总数的15%,并且他们就品牌进行的谈话,可以占到谈论总量的30% (乐观的估计)。但那些不是“有影响力的人”关于品牌的谈论还是占70%,这70%的谈论都是你我坐下来吃饭、看电视、工作的时候与别人进行的。我们的许多决定都是在无意识状态下做出的(虽然我 们可能感觉自己有意识而为之),对我们的行为真正产生影响的人也往往在情感上与我们最为贴近。

另外,一个人文化程度越高,对其他人的影响越大,这就是为什么要在社会网络中要找关键人、中间人,因为他们的影响力大。

互联网中一个很小的不起眼的底层事件,就是由于一些人传播,从小事件迅速变大,一直到最后产生一个引爆点。这个引爆点之后,就不再按照传统模型发展了。数学上一个东西往上传递往往是抛物线形的发展规律,有点像经济发展的模型。但是,现在发现一旦到了那个临界点突然就不再是抛物线,而呈指数增长。

《引爆点》一书中还提到了一个观点:许多难以理解的流行潮背后存在一定的原因,如果发现其中的因素,并掌握这些因素的话,就可以轻易地推出一个流行潮。意即互联网的发展规律刚开始是正常发展的,然后到某个临界点突然变成指数增长。这个临界点就叫引爆点公司都一样,从零到引爆能立即呈指数增长,就成功了。

这种临界点的东两,就是我们说的蝴蝶效应。对于蝴蝶效应最常见的阐述是:“一只南美洲亚马逊河流域热带雨林中的蝴蝶,偶尔扇动几下翅膀, 可以在两周以后引起美国得克萨斯州的一场龙卷风。”其原因就是蝴蝶扇动翅膀的动作,导致其身边的空气系统发生变化,到了一定的时候产生引爆点,这个引爆点只要一产生就突破临界值,随后的一个大的气候就产生了。这就是蝴蝶应。

在工业化社会的历史里,我们或多或少可以分辨出强烈的经济波动,这种波动可能使旧社会制度崩溃,新制度诞生。例如,1992年美国经济萧条相对来说比较温和、短期,也并未引起美国社会结构的变化。与此不同的是,1929年的股市崩盘产生了真实的蝴蝶效应,引着美国开始走向1933年的大萧条。

这就意味着我们所有传统的规律性的东西都可能有一天被引爆点所引爆,—旦引爆点引爆,就产生一种巨大的变革。问题在于,要搞清楚什么地方是引爆点。清政府在灭亡的时候,根本没想到引爆点。我们现在对它进行分析,可以看到已经千疮百孔了,有很多的问题,但也并不足以让它颠覆,国家并不一定会覆灭,但是,一个导火索就是一个引爆点。第二次世界大战也是—样,萨拉热窝的枪声就是引爆点。引爆点引爆后就全面开战了。

在清政府、“二战”时期这两个案例中都是一些看起来根本不起眼的事情突然变成了引爆点。比如,秦朝在三年时间内一百万的军队突然消失了。 历史学家也搞不清楚,秦朝那么强的军队怎么突然就没有了?实际上刘邦和项羽并没有多少人,不可能跟一百万秦军对抗,但不知道一百万秦军去哪儿 了。那么,一定是在某个时候突然产生了一个临界点,这个临界点突然让整个局势发生变化。 

这个道理与国民党土改的失败、群众工作路线是一样的。
在解放战争时期,刚开始国民党占据的土地面积和军队数量都是巨大的,而共产党的土地面积很小,毛泽东当时的预测是打算用四年的时间,而且打到长江以北的时候,毛泽东仍然保持和蒋介石谈判的可能性,这说明什么?问题的关键就在于,是什么让我们中国共产党在当时的局势中突然就占了优势?从而打到后来越打越快,快到让人难以置信。这个关键节点是什么?有各种说法,有种说法就是共产党土改成功了。农民有了土地之后,很多国民党士兵想要回家分地了,这就造成国民党军队的瓦解。战争的天平于是因为土改产生了巨大的变化。

中国共产党实行群众路线的时候,非常明确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先到村里打听谁是村里主事的,哪些人属于有信誉的人,属于民意代表。对背道而驰的地主乡绅势力进行惩罚,但这个人一定是这个村里人际网络的关键节点。 如果把这样一个关键节点打掉了,村里的其他反对势力就会随之全部瓦解。 然后在村里的其他人中,重新树立一个关键人物。于是,整个村里的人心就会向他靠拢,他就成为关键节点,于是形势的临界点就形成了。这是非常典型的群众路线方法,工作方法是符合我们现在所说的互联网社会学工作方法的。

一般来说,美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对临界点的把握是比较准确的。 美国就是把握了最佳的时机参战,最后得到最佳的收益。我们现在回头看历史的时候,能分析出原因来,但是我们看今天或未来,同样想找到临界点。 因为只有把握社会、把握某一个商业的临界点的时候才能找到最佳进入的时机。这个临界值的把握,就是互联网时代的社会学想要真正研究清楚的。

现在每一个大大小小的公司都在努力成为网络交叉点——节点。成为很多不同网络的交叉点就行,哪怕是一个做小生意的。

物理学家巴拉巴丙和艾伯特提出了一种网络生长机制:偏好附连接(Preferential Attachment)。其中的思想是,网络在增长时连接度高的节点比连接度低的节点更有可能得到新连接。直观上很明显,朋友越多,就越有可能认识新朋友。网页的人度越高,就越容易被找到,因此也更有可能得到新的连接。通俗地说就是富者越富。巴拉巴西和艾伯特发现,偏好附连接的增长方式会导致网络的连接度无尺度分布。

这种偏好附连接,与著名的马太效应同理:“凡有的,还要加给他叫他有余;没有的,连他所有的也要夺过来。”马太效应通俗来说就是:富有的更富有,贫穷的更贫穷。

发表回复
你还没有登录,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