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营销 加入小组

34个成员 265个话题 创建时间:2017-07-07

互联网创业时代的群体驱动力的威力有多大?

发表于01-31 323次查看

互联网创业时代群体驱动力

在互联网时代,人实际上更加渴望的是群体。成为群体的一部分是这个 时代最主要的一种驱力,即群聚驱力。在前面第二章里面最重要的内容就是“群”这个概念,为了研究“群”这个概念,我曾专门养了 100多只蚂蚁,当我把这些蚂蚁放到蚂蚁房里的时候,我发现它们总是会挤在一个非常小的空间。实际上我为了让它们活动更 好一点,100只蚂蚁本来一层的空间就足够了,但是我建设了 6层,像一个 大型的别墅,有庭院,有露台,还有花园。我希望这些蚂蚁能在足够大的空 间里自由地娱乐、玩耍。结果没想到,除了极个别的蚂蚁会有兴趣探索—下 夕卜面的世界,到一些更远的地方去以外,大多数的蚂蚁只会挤在非常狭小的 底下一层。每次出来探索世界的蚂蚁最多不过就是三五只。所以,我发现蚂 蚁可能是一种特别渴望群居的动物,它们很害怕离开群。

再来看人,我们有时候会有这种经历:当我们开车从城市的一环到二环 再到三环,心情会开阔起来,因为天地变得广阔,就觉得离开城市的拥挤了。 当我们从郊外返城的时候,你会发现越来越憋屈,车越来越挤,人也越来越 多。这个时候你也许会很奇怪一市中心的人口密度那么大,为什么所有人,都非要挤在那么狭小的市中心?

我发现,绝大多数人在绝大多数时间都还是会选择挤在市中心生活,少数时间偶尔到郊外一个空间大的地方放松心情。但是要不了多久,人们还是 会马上挤回市中心生活。这说明人也是一种非常渴望群居的动物,同时也说 明人不仅仅是渴望亲密关系,不仅仅是渴望两个人之间的亲密关系,甚至不仅仅是渴望家庭关系,入们更强烈地愿意聚集在一起生活。

这与蚂蚁的行为很像,就是群居性的本能,其实,这就是人组成社群的 先决条件。如果人没有群居的本能,根本就不可能产生互联网这样一个时代, 因为互联网时代充分地满足了人类群居的需要。所以从这个角度而言,在这个世界上,任反鲑移二详珥助别人建立群居的可能性,都有极强的诱惑性, 都能够变现,因为人乾有群居的需要。这也是为什么北上广房价贵到这辈子都买不起,还要留在北上广。

现在的房价一路飙高,朋友圈、微博等社交平台纷纷涌现各种段子:——为什么北上广这些一线大城市的人要宝宝的时间相比其他城市要晚很多?少年,你要懂得,在北上广,房价是最有效的避孕方式。

我有一个同学本来是天津的,大学毕业了之后一直在北京工作,非常幸 运的是:他6年前在北五环贷款买了一个复式的房子。当时贷款100多万元, 现在估计值1000多万元了。

他说:“这几年工作没有挣到多少钱,但是房子倒挣了1000多万。”

我就问他:“你会离开吗?”

他说,暂时还不想离开,另外房价说不定还会涨。他在一个外企工作, 他所有的经济投资都在这里。

另一个是我在读研时候的师弟,现在在北京开了—个心理公司做心理学 相关产品,他的业务都是上千万元级别的。

他说他不能离开北京,因为他必须要借助这里的孵化园的环境来从事他 的行业,刚好是处于创业期。他觉得这里刚好有机会。

我遇到的一个出租车司机,他说他家就在三环内,他家的旁边就是姚明 的别壁。我说那你很有钱啊,为什么还开出租车呢?他说,他是老房子在那 里,拆迁会有钱,但是现在的问题是拆不起了,现在房地产公司也拆不起三环内的房子了。每年都在说要拆了!要拆了!但是每年都没有拆,因为每年的价格都在往上涨,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拆。这个世界上,任何能够让你稗亡翻j 都能够变现,因为人都有 这也是为什么北上广房 现在的房价一路飙高,为什么北上广这些很多?少年,你要懂得,我有一个同学本来是天津的| 运的是:他6年前在北五环_ 现在估计值1000多万元了。他说:“这几年工作没有挣1! 我就问他:“你会离开吗?• 他说,暂时还不想离开,3 他所有的经济投资都在这里。

没钱的要留在北京,有钱的也要留在北京,这是为什么呢?

第一,个人价值的符号。北上广意味着在这个商品化的社会,一个人能 把自己标价卖到最高的一个标志。你会发现无数的人都在往北上广挤,特别 是很多刚刚大学毕业之后的人。为什么?因为大家都想试试水,想在最髙的 平台上,把自己挂在上面卖一卖,看自己值钱不?能卖多少钱?

第二,我在哪,我就属于哪个阶层。人有一种心理,很有意思,那就是 我们太害怕孤单了。从社会心理学角度来看,经济学背后是群体心理,我们 和群体的其他人是一样,获得了一种虚假的满足。因为我属于一个群体,我 似乎就属于一个阶层。在这个过程中获得一种阶层的满足。你属于北上广, 就意味着你在某一个阶层。当然这个阶层其实是虚假的、虚妄的。有的时候 我们需要将大牌LOGO的衣服穿在身上;星巴克的咖啡,还有各种各样说不 出名字的红酒,甚至喝什么样的矿泉水都会泄露你属于一个怎么样的群体阶层。

第三,网络时代放大了我们对身份的依恋。在网络化时代,我们能够找 到和自己同一个阶层的方法变得更加的方便和容易了。我们在朋友圈晒晒自 己到哪个国家去旅行,开着什么样的车,晒着自己过着一个什么样的生活, 虽然这一切可能是编造出来的,但是这非常迅速地在你的朋友圈给自己定义 了一个阶层。至少通过这种方式会让朋友以为你是生活在那个阶层。

这些其实是一个社会人的阶层符号。在社会心理学里面,我们通过商品, 通过阶层,通过自己属于某一个地域,比如说用北京来标志自己的阶层符号。

自恋镜像驱力

拉康的镜像,是指6 ~18个月的小孩,照镜子时看到镜子里的自己是完 整的形象,但是自己的身体处于不协调的状态。这使他产生了主体对客体想 象性的、虚幻的自我,这种镜像的认识一直持续到成年之后。成年后凡是主 体和客体之间,存在不切合实际的认同,都是想象在起作用。

如果我们将这种镜像原理引申到网络社会,网络社会有种将真实社会镜 像化的特性。镜像后就与真实社会有差异性,也就是产生扭曲。这种扭曲就 像哈哈镜一样,可能会缩小,也可能会放大。比如引发全民愤怒的王宝强离 婚事件,就是因为网络具有镜像性,由于镜像性产生的扭曲,扭曲之后,会 把重要的变得不重要,不重要的变得重要。所以,镜像性有时会把事情放大 到一种不可收拾的地步。在这时,往往就有一种转移视线的方法。你得创造 —些新的新闻让网民转到另外的地方。因为网民的易变性,群体思维易变是 指今天关注这个,明天可能马上就关注到下一个问题上去了,变化非常快。

同时,群体还有一种固守思维,往往喜欢固守一种传统观念,往往会用 一种传统的,甚至错误的思维来评价今天发生的某件事情,这种传统观念有 些是封建观念,但它会固守。实际上也不是说某个网民就是封建的,而是以 —种封建观念来批判一件事。比如王宝强离婚事件,很多网民的判断、舆论 全是拿封建社会对女性的看法来评价,最典型的就是拿潘金莲说事。

另外,互联网时代给予交流一种特征,这种特征就是以自己为中心,而 不太考虑别人。所以互联网时代的人最大的特点就是自恋。自恋就是需要找 —个镜像e我是一个人,互联网是一个镜子,我和互联网产生了一个镜像关 系,也就是自恋的关系。

所以说,互联网中的每一个人,都会比他在真实生活中要自恋得多。换 言之,互联网极大地满足了人在真实生活中没有的自恋性。所以人们在互联 网中就会拼命地展现自恋的一面。第一批在互联网中成功的网红,全部都是 超级自恋的人,甚至是有自恋人格障碍的。但是自恋的人在互联网中,他们 迅速地出名走向成功了,比如第一代网红的芙蓉姐姐,再比如凤姐。

凤姐爆红就是因为那则惊世骇俗的征婚启事,上面第一句话就是非北大 清华不嫁……但其实在网络上的这种自恋,和真实社会不一样。假如现实生 活中你身边有人非常自恋,周围的人一定是不太喜欢和他接触。但是在网上, 越自恋,越吸引人眼球。传统时代,权威的对立面是自卑,而虚拟世界人们 膨胀的自恋就冒出来了,人人都在网络里找与自己共鸣的一群人。

由此可见,在互联网的时代,人们从过去的权威对自卑的关系,变成了 今天的自恋和镜像的关系。

这就是互联网时代的自恋镜像驱力,它可以将一个人的另外一面投射到 镜像上去。所以在互联网这个镜子里面,我们看到的往往是自己的另外一面, 即夸大的自己,或是缩小的自己,总之,它不是客观的自己。如果你能站在 镜像的角度再反过来看真实的自己,就会产生镜像,那么这就是互联网时代 的自恋镜像驱力,它扭曲了人对真实自己的思考,而且互联网这个镜子特别 不真实,就像一个巨大的哈哈镜,它可以让你在这个镜子里面看到夸大的、 浮躁的、非理性的、直觉的、情感的等这些所有的自我。

发表回复
你还没有登录,请先登录注册